苍山负雪

(龙族X缥缈录)大家一起来屠龙02

相对论说,当你坐在火炉上的时候,一天对你而言就像一年一样漫长;而当你和心爱的姑娘在一起的时候,一年也不过一天一样短暂。

那么,请问坐在火炉上和心爱的姑娘聊天,何解?

路明非自己哆嗦了一下,不管是把楚子航代入火炉还是姑娘,都令人有点恶寒。

为了压住这种恶寒,路明非偏头和阿苏勒压着声音聊天。说起来也奇怪,路明非小衰仔一个,来到卡塞尔学院总有点自卑,时刻做好了有人客气通知他:“不好意思我们认错人了,您不适我们需要的天才S级。”的心理准备,除了在败犬芬格尔面前有一种“我再烂都不会烂到你这个地步”的迷之亲切感,互相丢垃圾话毫无压力以外……阿苏勒算是第一个朋友?

大概阿苏勒就是那种看起来很好相处,实际上接触起来就会发现……比想象的还要好相处的人吧。而且虽然看起来是优等生的模样,结果对于上课开小差这种事情居然一点不适都没有,一看就是个中老手。

“息衍老师是来自中国的古老屠龙组织‘天驱’的宗主之一,按照古代的说法你可以称他为息将军,不过现在已经没有人在乎这个啦。放心吧,老师很好说话的,他除了担任这门《中国屠龙大纲史》的任课老师以外,还在执行部挂了名,如果你想学习一些屠龙手法的可以报他的选修课。”阿苏勒小声给路明非介绍道,“但是他给分很严格,如果不通过的话需要重修。”

路明非小声呢喃道:“这倒跟普通大学没区别了。”

阿苏勒笑着说:“本来就是普通大学啊。”

路明非见鬼似的看着阿苏勒。

阿苏勒愣了一下,脸红道:“抱歉,我从小在家里上学,卡塞尔学院是我……第一次出来上学。”

“哇师兄这么厉害啊,难道你们家从小都是那种家庭教师类型的教育?”路明非感兴趣地问道,“太牛逼了啊,师兄你难道是那种传说中的大家族贵公子吗?”

事实上,正是因为阿苏勒太不像那种大家族的继承人了,所以路明非反而感打趣,如果是凯撒那种不言而喻的中二与骄傲,他大概就狗腿的凑上去笑呵呵不敢问了。

阿苏勒不好意思道:“我们家……比较传统,爷爷不太喜欢学校。”

“那师兄你打过游戏吗?”

“我会玩……扫雷,姬野教我的。”阿苏勒红着脸,清秀地如同一个女孩。

“太可惜了,师兄你没玩过星际真是人生的一大损失啊,下次我带你……”

阿苏勒点头的样子,几乎称得上“乖巧”了,他大概真的觉得路明非会打星际是一项很厉害的技能,有点像个呆头鹅。

但是路明非发现,姬野在阿苏勒背后好像皱了一下眉,然后面无表情地盯了他大概三秒钟,又低下头打瞌睡去了。仿佛那短短的一瞥只是路明非的错觉。

路明非有一种从未体验过的古怪感觉,就好像他小时候去别人家,把人家养的猫撸的舒舒服服的,对方主人一边“这人伺候的我家主子不错暂且饶他一命”,另一边“这人抢猫抢到脸上还是杀了算了”的冷漠表情。

“明非……”

“诶阿苏勒学长你说你说。”

“你觉得,楚子航是不是刚刚瞪了姬野一眼?”阿苏勒迟疑道。

路明非不明所以。

 

两个人片刻后继续开小差,阿苏勒小声说道:“这门课其实很简单的,把时间表背一下就可以了,但是息老师出身天驱,他们本身内部口口相传了一些不会写在书上的秘史,有时候会讲很多……故事。”

路明非秒懂,这不就是历史老师嘴上跑火车讲八卦吗!

“不是啦,都是很正经的历史。”阿苏勒小声争辩道。

然后路明非听见那个帅气的小胡子老师开始讲伟大的屠龙者“蔷薇皇帝”、“蔷薇公主”以及炼金术师文纯公子的三角恋。

不得不说,这位老师的口头功夫真的是练到了行家,去做个说书的活大概也是顶顶的大家!枯燥的历史课仿佛一瞬间变成了……喜闻乐见的八卦课堂,下面一帮小蜥蜴们还怀着正经的学习态度,仿佛想要成为一个伟大的屠龙者必须要经历最狗血的三角恋一般。

阿苏勒投降地叹了一口气:“好吧,这就是八卦。”

路明非开始喜欢这门课了,甚至有兴趣看看这位老师的选修。

 

阿苏勒好心建议道:“如果真的要选修执行部的预备课程,息衍老师还是很不错的,他出身华国古老的屠龙家族息家,虽然是旁支却是这一代最出色的屠龙者,也是最早走出华国屠龙界、和卡塞尔学院建立外交的人之一。”

路明非好奇道:“华国也有屠龙界吗?我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。”

“有的,只不过大部分都是家族式的传承,很少主动接纳散人,而且五十年前的风炎时代导致了无数屠龙界大人物的陨落,以至于有些人才凋零,直到最近几年才恢复了生息。”阿苏勒在笔记本上一边写一边给路明非讲解。

他先写了一个“白家”。

“白家是目前屠龙界名义上的领袖,息老师现在说的‘蔷薇皇帝’就是他们的开国太祖,他曾经整合了散乱的屠龙家族,结束了内战的乱世,开创了有史以来最漫长的稳定时期。五十年前发动了两次内战的风炎皇帝白清羽也是他们家的人,不过……“

“阿苏勒,回头,息衍看你了。”姬野突然说道。

路明非顿时也回头,装作认真听讲的样子,却看到息衍似笑非笑地瞥了他们一眼,激得他浑身一哆嗦。

 

“完蛋,待会肯定要去帮他种花了。”姬野凉凉地说道。

路明非心想着种花会不会是某种血腥行动的黑话,就像灌水泥……额灌水泥很直白,完全不是比喻而是就是现实上的行动。

阿苏勒说道:“不是啦,息衍老师在他的宿舍里面种了很多花,有时候会让我们去帮他照料施肥。息衍老师使我们的导师,导师差使学生,难道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?”

路明非突然觉得古德里安教授亲切了起来。

不过他还是下意识问道:“施肥?施的是什么肥?”

阿苏勒愣了一下:“普通花……肥吧?”

姬野插嘴道:“有时候息衍会去装备部那里拿花肥。“

阿苏勒和路明非一起震惊地看着姬野。

姬野顿了顿,补充道:“息辕告诉我的。”

阿苏勒迟疑道:“装备部……”

姬野耐心解释道:“其实原材料是苏瞬卿老师提供的,她在执行部上班,有时候会给装备部提供优质的原材料。”

阿苏勒呢喃道:“我记得苏老师应该是负责执行部的一线活动的?”

姬野平静地点了点头。

阿苏勒更加震惊地看这姬野。

这时候,神来之笔一般,楚子航在一旁插了一句:“是这样没错。”

 

路明非:我就知道这不是什么正经活啊!!!


评论(9)

热度(92)